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勵志文學 > 世界名著 >
    • 2017-07-04 15:22:25 發布

    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在避風堰了望塔上的了望員向人們發出了信號,告之三桅帆船法老號到了。它是從士麥拿出發經過的里雅斯特和那不勒斯來的。立刻一位領港員被派出去,繞過伊夫堡,在摩琴海岬和里翁島之間登上了船。 圣·琪安海島的平臺上即刻擠滿了看熱鬧的人。在馬賽,一艘大船的進港終究是一件大事,尤其是象法老號這樣的大船,船主是本地人,船又是在佛喜造船廠里建造裝配的,因而就特別引人注目。 法老號漸漸駛近了[閱讀全文]

    • 2017-03-19 06:27:25 發布

    1  窗子外是一個山坡,長滿了枝干歪扭痙攣的蘋果樹。密密樹林在山坡之上占據了一大塊空間,山嶺的曲線一直伸向遠方。黃昏降臨的時候,皎潔的月亮升入白晃晃的天空。特麗莎向外走去,久久地站在門檻上。一輪玉盤懸在尚未黑下來的夜空,看似人們早上忘記關掉了的一盞燈,一盞靈堂里的長明燈。 沿著山坡生長出來的彎彎蘋果樹,沒有一棵離得了他們的扎根之地,正如無論是托馬斯還是特麗莎都離不了他們的村莊。他們已經賣掉了小汽[閱讀全文]

    • 2017-03-19 06:25:51 發布

    l  直到1980年,我們才從《星期天時報》上讀到了斯大林的兒子、雅可夫的死因。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德國人俘虜,與一群英國軍官關在一起,并共用一個廁所。英國軍官不滿意斯大林的兒子把廁所并得又臭又亂的惡習,不滿意他們的廁所被大便弄得很臟,盡管這是世界上最有權力者的兒子的大便。他們提醒他注意此事,把他惹火了。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他注意,讓他把廁所弄干凈。他發怒,吵架,動武,最后訴諸集中營的長官[閱讀全文]

    • 2017-03-19 06:25:07 發布

    1  如我在第一章中所述,特麗莎出其不意來到布拉格那天,托馬斯與她做愛。就在那一天,或者說就在那一刻,特麗莎突然發起燒來。他站在她床前,看著她躺在床上,不禁想到她是一個被置入草籃里的孩子,順水漂到了他的面前。 這種棄兒的幻想總是使他感到親切,而他常常思索著那些有關棄兒的古老神話。顯然,正是這種思緒使他讀了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譯本。 俄狄浦斯的故事是眾所周知的:他是一個被遺棄的嬰孩,被波里布[閱讀全文]

    • 2017-03-19 06:24:12 發布

    1  特麗莎回到家中差不多已是早晨一點半了。她走進浴室,穿上睡衣,在托馬斯身邊躺下來。他睡著了。她俯下身子去吻他,察覺他頭發里有一股奇怪的氣味;又吸了一口氣,結果還是一樣。她象一條狗上上下下嗅了個遍才確定異物是什么:一種女人下體的氣味。 六點鐘,鬧鐘響了,帶來了卡列寧最輝煌的時刻。他總是比他們起得早,但不敢攪擾他們,耐心地等待鬧鐘的鈴聲,等待鈴聲賜給他權利,好跳到床上去用腳踩他們以及用鼻子拱他們[閱讀全文]

    • 2017-03-19 06:23:50 發布

    1  日內瓦是大大小小的噴泉和公園之城,公園的室外演奏臺不時飄來音樂聲。這所大學就隱沒在樹叢里。弗蘭茨剛講完下午的課,走出大樓,碰上灑水車正在澆灑草地。他心情極好,正要去見他的情婦。她的住處離這里只隔了幾條街。他常常順便去看她,但只是作為一位朋友,沒有性的要求。如果他們在日內瓦她的畫室里做愛,他就得在一天中奔波于兩個女人,即妻子與情人之間。日內瓦還保留著法國的傳統,夫妻得睡一床。幾個小時之內從一張[閱讀全文]

    • 2017-03-19 06:22:48 發布

    1  一個作者企圖讓讀者相信他的主人公們都曾經實有其人;是毫無意義的。他們不是生于母親的子宮,而是生于一種基本情境或一兩個帶激發性的詞語。托馬斯就是“Einmalistkeinmal”這一說法的產物,特麗莎則產于胃里咕咕的低語聲。 她第一次去托馬斯的寓所,體內就開始咕咕咕了。這不奇怪:早飯后她除了開車前在站臺上啃了一塊三明治,至今什么也沒吃。她全神貫注于前面的斗膽旅行而忘了吃飯。人們忽視自己的身[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8:48 發布

    1  尼采常常與哲學家們糾纏—個神秘的“眾劫回歸”觀:想想我們經歷過的事情吧,想想它們重演如昨,甚至重演本身無休無止地重演下去!這癲狂的幻念意味著什么? 從反面說“永劫回歸”的幻念表明,曾經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象影子一樣沒有分量,也就永遠消失不復回歸了。無論它是否恐依,是否美麗,是否崇高,它的恐怖、崇高以及美麗都預先已經死去,沒有任何意義。它象十四世紀非洲部落之間的某次戰爭,某次未能改變世界命運[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8:11 發布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全世界公認最受歡迎的暢銷書。這是昆德拉最受歡迎并獲得好評最多的作品,使得作者成為國際馳名作家 2002年,上海譯文出版社首次獲得米蘭·昆德拉授權,是國內第一次也是唯一正式的版權授予;2003年7月,國內最有影響的法文專家許鈞翻譯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由上海譯文出版社首印15萬正式推出。[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7:09 發布

    當格里高·薩姆莎從煩躁不安的夢中醒來時,發現他在床上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跳蚤。他的背成了鋼甲式的硬殼,他略一抬頭,看見了他的拱形的棕色的肚皮。肚皮僵硬,呈弓形,并被分割成許多連在一起的小塊。肚皮的高阜之處形成了一種全方位的下滑趨勢,被子幾乎不能將它蓋得嚴實。和它身體的其它部位相比,他的許多腿顯得可憐的單薄、細小,這些細小的腿在他跟前,在他眼皮下無依無靠地發出閃爍的微光。 “我怎么啦!”格里高心里想道,[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6:47 發布

    “瓊瑪,樓下有人想要見你。”馬爾蒂尼壓低嗓門說道。這十天里,他們在無意之間都采用這樣的語調。唯有這種語調和遲緩的言談舉止表現出了他們內心的哀痛。 瓊瑪赤著胳膊,連衣裙上系著布圍裙。她正站在桌邊,摞起準備分發的子彈盒。她從一大早起就站在這里工作。這會兒已是陽光燦爛的下午,她的臉龐因為勞累而顯得憔悴。 “塞薩雷,有人?他想干什么?” “我不知道,親愛的。他不愿告訴我。他說必須單獨和你交談。”[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6:01 發布

    “IntroiboadaltareDei.”[拉丁語:讓我伏在上帝的神座之前。]蒙泰尼里站在高大的祭壇上朗誦贊美詩,語調平穩。四周都是他手下的教士和侍祭。 整個大教堂裝飾得金碧輝煌。從匯聚一起的人們所穿的節日盛裝,到懸掛火紅的帷幕和花圈的柱子,沒有一處黯然無光。 敞開的入口掛上了鮮紅的門簾,炎熱的六月陽光通過門簾的褶皺發出耀眼的光芒,就像陽光映過麥田里的紅色罌粟花瓣。 各修道會的會友舉著蠟燭[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5:57 發布

    軍事法庭于星期二上午開審。審判草草了結,僅僅流于形式,前后勉強只有二十分鐘。的確沒有什么可以消磨時間的。不準進行辯護,僅有的證人是負傷的暗探和軍官,以及幾名士兵,提前起草好了判決書。蒙泰尼里已經派人過來,轉達了想要得到的非正式認可意見。法官 (費拉里上校、本地龍騎兵少校和瑞士衛隊的兩名軍官)沒有多少事情可做。宣讀了起訴書,證人作了證,判決書上簽了字,隨后鄭重其事地向犯人宣讀了一遍。犯人默默地聽著[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5:10 發布

    聽到牢門打開以后,牛虻轉過眼睛,露出懶散的冷漠之情。他以為又是統領,借著審問來折磨他。幾名士兵走上狹窄的樓梯,短筒馬槍磕碰在墻上。隨后有人畢恭畢敬地說:“這里很陡,主教閣下。” 他抽搐了一下,然后縮了一下身體,并且屏住呼吸。緊束的皮帶使他疼痛難忍。 蒙泰尼里隨同軍曹和三名看守走了進來。 “如果主教閣下稍等片刻,”軍曹神情緊張地說道,“我就讓人搬來椅子。他已經拿去了。懇請主教閣下原諒——如果我[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3:41 發布

    整整一個星期,牛虻的病都處于嚴重的狀態。這次病情發作來勢兇猛。統領由于害怕和困惑而變得殘暴,不僅給他戴上了手銬腳鐐,而且堅持用皮帶把他緊緊地綁在地鋪上。所以他一動彈,皮帶就嵌進皮肉里。憑著頑強而又堅定的禁欲主義精神,他忍受了一切,然而到了第六天晚上,他的自尊垮了下來。他可憐巴巴地請求獄醫給他一劑鴉片。醫生十分愿意給他,但是統領聽到這個請求以后,嚴厲禁止“任何愚蠢的行徑”。 “你怎么知道他要它做什[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3:18 發布

    蒙泰尼里并沒有因為憤怒而忽視自己的承諾。他強烈地抗議給牛虻帶上鐐銬,那位不幸的統領現在毫無辦法,絕望之余只得打開所有的鐐銬。他牢騷滿腹,對他的副官說:“我怎么知道下一步主教閣下將會反對什么?如果他把普通的一副手銬也稱作‘殘忍’,那么他很快就會驚呼不該在窗戶上安裝欄桿,或者要我用牡蠣和塊菌款待里瓦雷茲。在我年輕的時候,罪犯就是罪犯,他們就被當成罪犯來看待,沒有人會認為亂黨要比小偷好,但是現在造反成了[閱讀全文]

    • 2017-03-19 03:22:47 發布

    “我再次誠懇地向您保證,主教閣下,您的拒絕危及了本城的治安。” 統領試圖保持對教會一位高層人士應有的尊敬語氣,但是從他的聲音里可以聽出他的惱怒。他的肝臟出了毛病,他的妻子欠帳太多,他的脾氣在過去三個星期里經受了嚴重的考驗。公眾憤怒而又不滿,他們的危險情緒顯然與日俱增;教區充滿了陰謀,武器泛濫成災;警備部隊碌碌無能,他非常懷疑這支部隊的忠誠;還有這位紅衣主教,他已使他幾乎陷入絕望。在對他的副官談話[閱讀全文]

    • 2017-03-19 00:25:53 發布

    這天是布里西蓋拉趕集的日子,這個地區大小村莊的農民來到這里,帶著他們的豬和家禽,以及他們的畜產品和不大馴服的成群山羊。市場里的人們川流不息,他們放聲大笑,開著玩笑,為著晾干的無花果、廉價的糕餅和葵瓜子而討價還價。炎熱的陽光下,皮膚棕黑的兒童赤腳趴在人行道上。他們的母親坐在樹下,身邊擺著裝有奶油和雞蛋的籃子。 蒙泰尼里大人出來祝愿人們“早安”,他立即就被吵吵嚷嚷的兒童給圍住。他們舉起大把的燕子花、[閱讀全文]

    • 2017-03-19 00:25:30 發布

    隨后的五個星期里,瓊瑪和牛虻興奮不已,忙得不可開交。他們既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去思考他們個人的事情。當武器平安地運進教皇領地以后,剩下的是一項更加艱難、更危險的任務,那就是把它們從山洞和山谷的秘密隱藏地點悄悄運到當地的各個中心,然后再運到各個村莊。整個地區到處都是暗探,牛虻把彈藥交給了多米尼季諾。多米尼季諾派了一個信使到了佛羅倫薩,緊急呼吁派人幫忙,要不就寬限時間。牛虻曾經堅持這一工作必須在六月底[閱讀全文]

    • 2017-03-19 00:25:19 發布

    “但是我能、能、能在山里某個地方見他嗎?對我來說,布里西蓋拉是個危險的地方。” “羅馬尼阿每寸土地對你都是危險的,但在目前對你來說,布里西蓋拉要比其他地方更加安全。” “為什么?” “我馬上就告訴你。別讓那個身穿藍布上衣的家伙看見你的臉,他是一個危險人物。對,那場暴風雨真是可怕。好久沒有見到葡萄的收成這么糟糕。” 牛虻在桌上攤開他的雙臂,并且把臉伏在上面,像是勞累過度或者飲酒過量。剛來的那[閱讀全文]

    • 2017-03-19 00:25:07 發布

    快到二月底的時候,牛虻去了一趟里窩那。瓊瑪把他引見給了在那里擔任船運經理的一位英國青年。她和她的丈夫是在英國認識他的。他曾數次給瑪志尼黨的佛羅倫薩支部幫過小忙,還曾借錢應付意外的緊急情況,也曾允許使用他的商業地址收寄黨的信件,等等。但是這一切都是通過瓊瑪去做工作,看在他和她的私人交情份上。因此根據黨內慣例,她有權利用這層關系去做在她看來是有益的事情。至于這樣做有沒有用,那是另外一個問題。請求一位友[閱讀全文]

    • 2017-03-19 00:24:39 發布

    幾天以后,牛虻走進了公共圖書館的閱覽室。他的臉仍然相當蒼白,腳也比平常更瘸。正在附近一張桌子旁邊看書的里卡爾多抬起了頭。他非常喜歡牛虻,但是無法理解他身上的這種特性——奇特的私人怨恨。 “你是否準備再次抨擊那位不幸的紅衣主教嗎?”他略帶惱怒地問道。 “我親愛的朋友,你為什么總、總、總是覺得人家有什么不良的動、動、動機呢?這可沒、沒有一點基督教精神。我正在準備為那家新報紙撰寫一篇有關當代神學的文[閱讀全文]

    • 2017-03-19 00:24:26 發布

    牛虻恢復得很快。第二個星期的一天下午,里卡爾多發現他躺在沙發上,身上穿著一件土耳其晨衣,正與馬爾蒂尼和加利聊天。他甚至說要下樓去,但是里卡爾多聽到這個建議只是笑笑,問他是否想要穿過山谷步行到菲耶索爾。 “你不妨拜訪一下格拉西尼夫婦,找他們散散心。”他帶著挖苦的口吻,補充說道。“我相信夫人會很高興見到你,特別是現在,這會兒你臉色蒼白,看上去蠻有意思的。” 牛虻握緊雙手,做出一個凄慘的姿勢。 “[閱讀全文]

    • 2017-03-19 00:23:39 發布

    一月份第一個星期的一天,馬爾蒂尼發出了請柬,邀請大家參加文學委員會的月會。他收到了牛虻的一張短箋,上面用鉛筆潦草地寫著:“很抱歉,不能前來。”他感到有點懊惱,因為請柬注明了“要事”。在他看來,這個家伙一貫桀驁不馴,這樣做真是無禮至極。此外,他那天分別收到了三封信,全都是壞消息。而且天上又刮著東風,所以馬爾蒂尼感到很不高興,脾氣極壞。開會的時候,里卡爾多醫生問道:“里瓦雷茲到了嗎?”他繃著臉回答:“[閱讀全文]

    • 2017-03-19 00:23:15 發布

    瓊瑪和牛虻沿著阿諾河邊默默地走著。他那滔滔不絕的狂熱勁兒好像已經消退了。他們離開里卡爾多寓所以后,他就沒怎么說話。瓊瑪見他默不做聲,心里著實感到高興。和他在一起,她總是覺得難為情。比起平常來,她今天更是如此。因為他在會上的舉止使她大為困惑。 到了烏菲齊宮時,他突然停了下來,然后轉身看著她。 “你累了嗎?” “不累。為什么?” “今晚也不特別忙嗎?” “不忙。” “我想求你一件事。我想讓[閱讀全文]

頁次:1/64 每頁25 總數1592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pk10大小必赢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