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情感日志 >> 婚戀網站調查

婚戀網站調查

  • 時間:2018-01-23 04:43:09         
  • 民生觀察

    婚戀網站調查

    王飛翔 劉經宇 田 為

    2017年9月7日,37歲的程序員蘇享茂自殺事件,將婚戀網站世紀佳緣推向風口浪尖。蘇享茂生前留書稱,他與前妻翟某均為世紀佳緣的認證會員,但翟某的個人信息如婚史等存在多個疑點。對此,世紀佳緣表示,將配合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取證工作。近日,記者先后在世紀佳緣、百合網等婚戀網站注冊會員發現,盡管網站均設置了實名注冊門檻,但信息審核存在漏洞,關于年齡、學歷、婚姻狀況等注冊信息都能作假,并能輕易獲得網站認證。此外,有婚戀網站前員工自曝,“婚托普遍存在”。事實上,利用婚戀網站騙婚的判決案例也屢見報端。有律師認為,如果用戶使用虛假證件注冊成功,而婚戀網絡平臺疏于審核,導致消費者權益遭到侵犯的,婚戀網絡平臺應根據過錯責任大小,對損害的結果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虛假身份輕松通過審核,認證信息隨便改

    世紀佳緣和百合網官網顯示,世紀佳緣、百合網擁有注冊用戶共計近3億人。截至2017年4月,世紀佳緣的一對一紅娘業務,已覆蓋全國71個主要城市107家線下實體店;百合網在全國擁有100余家線下實體店。

    2017年9月10日,記者注冊成為世紀佳緣、百合網的用戶。注冊時,用戶需先填寫個人資料,包括性別、身高、學歷、所在地區、收入以及婚姻狀況等,所有選項均可通過下拉菜單選擇完成。注冊完成后,用戶還可以通過選擇認證環節,完成對最高學歷、財產、身份等具體信息的認證。認證需提供相應的證件信息,如學歷、學位證書等。認證通過后,個人公開資料頁面上相應的圖標會變亮。系統提示稱,完成認證的用戶將成為誠信會員,可獲得更多的推薦展示機會、提高收信幾率等。

    在注冊用戶的個人資料認證和審核上,世紀佳緣和百合網都宣稱通過多重技術手段和保護,可以保證用戶信息真實。不過,在網上個人身份信息泛濫的背景下,想要繞過這些審核輕而易舉。

    記者在世紀佳緣的注冊過程中,將一張經過PS處理,更改了身份證號和照片的身份證上傳后,當天下午即收到了認證通過的通知。此時,在記者個人資料頁面的誠信等級欄中,身份信息的圖標已經“點亮”,記者的“靠譜度”也隨之增加。

    和世紀佳緣的認證方式不同,百合網的實名認證采用“身份通認證系統”,只需要輸入姓名、身份證號和手機號碼即可開啟認證。記者隨機搜了一張男性頭像照片和一張身份證信息,上傳照片并輸入身份信息,點擊認證后,系統立即彈出“恭喜您已經成功通過身份通認證”的提醒。但這張身份證上的照片和上傳的頭像照片,并非同一人。

    在世紀佳緣的交友項目設置中,有“認證會員”一欄,被分類在該欄目的用戶會顯示紅色字體的“認證會員”字樣。記者充值會員取得瀏覽權限后發現,該欄目中許多會員的“身份信息”圖標并未“點亮”,甚至有的會員沒有認證任何一項內容。一名“認證會員”告訴記者,她的確沒有進行認證,但她充值過會員,為何會出現在認證會員欄目里,她也不清楚。

    2017年7月,嘉嘉注冊成為世紀佳緣的一名女性會員,“我個人非常注意對方的認證信息,如果什么都沒有認證,長相再帥我都不會主動打招呼。”她所說的認證包括身份認證、學歷、職業、財產等信息認證。

    記者發現,即便通過認證的會員信息,也并不一定意味著信息屬實。

    記者在世紀佳緣的個人信息欄目中選擇了“大專”學歷之后,從網上隨便找到一張西安某大學女生的學士學位證書照片,上傳后進行“學歷認證”,最后顯示結果為“認證通過”。而該學士學位證書上的姓名、性別、頭像等信息,與記者注冊時填寫的資料并不一致。

    學歷認證通過后,記者的誠信等級欄中“學歷”一欄的圖標顯示“已認證”。隨后,記者將個人公開信息欄目中的“大專”學歷改為“博士”,保存成功,但沒有提示再次認證。也就是說,當其他人瀏覽記者的個人信息時,會看到記者的學歷為“博士”,并顯示“已認證”。“這也太假了,怎么可能會通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平臺認證的博士。”得知此事的嘉嘉發來一個“夸張”的表情。

    與“學歷”認證一樣,職業認證、身份認證也同樣可以蒙混過關。

    世紀佳緣對于職業認證,依托于職場社交APP脈脈的信息。記者注冊了脈脈賬號,填寫資料時稱自己是浙江某公司的UI設計師,且畢業于吉林省一所高校。這些資料包括照片與記者在世紀佳緣注冊的資料完全不一樣。當記者在職業認證中輸入脈脈的賬號信息后,系統隨即彈出“認證通過”的提醒。

    而婚姻狀況等信息,則可以隨便更改。記者一開始選擇“未婚”,之后又改成“離異”,照樣審核通過。

    百合網的認證情況也差不多,記者根據已注冊的脈脈賬號,完成了職業認證以及芝麻認證、手機認證等,除學歷認證因系統升級無法進行之外,其余4項驗證悉數通過。

    記者隨后再次更改了基本資料,成為一名在東部沿海某城市工作、月入5萬、有房有車、經過平臺實名認證的未婚“高富帥”。

    婚戀網站前員工,自曝婚托普遍存在

    在一些婚戀網站中,除了個人信息可能作假,注冊用戶花錢見到的相親對象,也有可能是婚托。

    曾在珍愛網和世紀佳緣工作過2年的曉晴說:“婚托是普遍存在的。”在這兩家婚戀網站工作時,曉晴主要負責邀約,即篩選出在平臺注冊過但沒有跟平臺簽訂一對一服務合同的用戶。邀約他們參加線下活動,從而為紅娘推銷一對一服務創造機會。

    “邀約成功的客戶越多,我的收入就越高。”曉晴說,他們也有一套專門的“話術”。“一般會說有個女生(男生)在網站上看到了你的資料,覺得不錯想見面。再根據每個人的特點有針對性地推銷,比如你工資在5000元左右,就給你推薦白領剩女;如果工資在1萬元到兩萬元之間,會優先推薦形象氣質好的經濟女。”另一個常用的理由,是以開展大型相親活動吸引用戶。“總之就是給你很大的幻想,想方設法讓你來。”

    如果用戶受邀約來到現場沒看到推薦的異性,曉晴也有應對之法,“一是現場介紹,找一個條件差不多的搪塞過去;再就是隨便找個理由說人來不了了。”據曉晴介紹,這些用戶來到現場后,她將引導給銷售紅娘在單間交談,紅娘會通過各種方式讓用戶簽下幾千到幾十萬元不等的婚戀合同。

    曉晴所說的婚托,往往是在婚戀合同簽訂后的服務環節出現。

    據記者了解,一般的婚戀合同除了規定服務周期,還會明確推薦介紹對象的次數,而隨著合同價格的不同,介紹的次數也不一樣。比如珍愛網一份1.88萬元的合同,明確在5個月內給用戶介紹不少于7個人。根據合同約定,如果會員覺得介紹的異性不合適,紅娘需要在約定次數內介紹其他異性,直到用戶滿意。但大多數合同的期限為半年至一年。

    “只要撐夠這個服務周期就行了。有的銷售紅娘覺得這個會員沒戲,或者她(他)要求的條件很難找,那么紅娘就會把自己的人介紹給對方,并明確告訴自己的人不能建立關系,只是為了湊夠人數,走走過場。”曉晴說,這種情況下,紅娘一般會找親戚、朋友、熟人等,因為找公司的員工容易被發現。

    55歲的吳昕,就懷疑自己遇到了婚托。2017年4月,她花28800元成為了世紀佳緣的會員。隨后,紅娘為吳昕匹配到一位合適的張先生,可以見面聊聊。在吳昕看來,她已到了退休的年紀,并不是很在意男方的物質條件,而是希望找到一個在精神上有所交流,有內涵的伴侶。

    初見張先生,吳昕被其優雅的談吐打動。隨后雙方互留電話,加了微信好友。回家后,吳昕發現給張先生發的微信他從不回復,這讓吳昕產生了疑問,“即使對方沒有繼續交往的想法,也不至于一條微信不回。”于是,她找到紅娘詢問情況。

    幾天后,一直沒再露面的張先生突然打來電話指責吳昕,“為什么要為難她們(紅娘),她們也是為我們好,紅娘還一直在跟我夸你好,我也準備再約你的。”之后對方掛了電話,再無聯系。

    從初見的儒雅內涵,到這次電話中的“氣急敗壞”,吳昕發現張先生前后態度轉變太大,電話中對紅娘也是處處維護。再聯想起二人初次見面聊天時,張先生的話題從不關心吳昕自身的狀況,這讓吳昕懷疑張先生可能是“托兒”。

    “爛尾”的紅娘服務,屢有發生的騙婚事件

    26歲的李雁,成為會員2個多月后選擇了退款。她只被紅娘安排見了1名相親對象,遠低于合同要求的“不少于7人”。

    2017年6月初,李雁出于交友的目的,注冊了珍愛網會員。在珍愛網一家門店,工作人員勸李雁辦理28800元的“珍愛佳麗會員”服務。李雁嫌太貴,雙方經過一陣討價還價后,李雁最終交了18800元成為了“珍愛佳麗會員”。合同承諾5個月內,向李雁介紹不少于7個人見面。

    沒過幾天,李雁接到了珍愛網紅娘的電話,稱有一位男士“條件很符合”,邀請李雁到門店見面。雙方見面的40分鐘里,李雁發現對方只是對她的工作感興趣,每當涉及男士自身的一些情況時,往往是避而不談。在李雁看來,并不能感覺這位男士是以一種“征婚交友”的目的來見面的。

    隨后,李雁也問過紅娘,對方對她有什么印象。紅娘說,“這位男士對你印象不錯,但是現在聯系不到了,過幾天再跟你聯系。”可是自此再也沒有消息。

    李雁說,從2017年6月到8月,珍愛網只介紹了那1名男士,之后再無介紹。她也給紅娘打過電話,對方總是說再等等,然后沒有了下文。她感覺可能不太靠譜,向珍愛網提出了退還會員費的要求。最終,李雁在當地消協的協調下,拿到了珍愛網的退款,因為之前已經見過1個人,所以拿到了全款的七分之六。

    在深圳工作的潘虹,于2015年7月簽了《珍愛網線下VIP會員服務合同》,繳納會員費28800元。潘虹記得,紅娘當時向她保證,6個月的會員期內會盡全力幫她介紹對象。而且就算會員期過了,也有“贈送佳麗會員服務”的后續服務,也就是紅娘會一直介紹。

    潘虹成為會員以后,曾同一個男士相親,看到對方在見面時需要填寫的印象單里,對她的評價不錯。她也覺得對方不錯,可以相處試試。20分鐘的見面結束后,潘虹把自己的感受告訴了紅娘,紅娘卻勸她,“哎呀這個不夠好,后面還有更好的。”后來,潘虹試著主動在微信上聯系該男士,但對方的回應很冷淡。

    6個月服務期內,潘虹見過五六個人,但都沒有太合適的。潘虹說,服務期過后,簽合同時承諾的“贈送佳麗會員服務”也沒有兌現,紅娘不再管她了。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不法分子也利用婚戀網站“騙婚”。記者以“騙婚”、“婚戀平臺”等關鍵詞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搜索到了逾千條案例。

    2017年7月24日,新疆克拉瑪依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通過婚戀網絡平臺騙婚的案件。43歲的克拉瑪依市居民魏義洋,通過世紀佳緣交友網站結識了被害人董某、馬某、趙某等4名女性,先后假借木材生意、投資工程等名義,分別多次騙取4名女性錢款。從2013年到2016年,魏義洋先后騙取4名受害者90.51萬元,用于購買車輛、償還欠款及日常開銷等。最終,魏義洋因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八個月,并處沒收財產15萬元。

    曉晴說,她之前在婚戀網站工作中碰到過騙婚的情況。“男的拿了女方幾百萬元去了加拿大,女的就來店里鬧。我們要是知道他是騙子,也不會讓他進來啊。”

    在北京安杰(深圳)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潘翔律師看來,如果用戶使用虛假證件注冊成功,而婚戀網絡平臺疏于審核,沒有把好關,從而導致消費者權益遭到侵犯,婚戀網絡平臺就有過錯,應該根據過錯責任大小,對損害的結果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2017年6月1日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規定,所有的第三方網絡服務平臺必須要確保用戶是實名制注冊的,平臺要審核用戶提交的手機號碼或身份證件等相關信息,并且要確保這些身份證件的真實性。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據《新京報》)

    婚戀網站之殤(資料照片)

    某婚戀網站線下活動場面火爆(搜狐網)

    某婚戀網站舉辦“幸福相約”活動(搜狐網)

    騙(漫畫/新華社發/朱慧卿/作)

    pk10大小必赢计划